雨点的天空

像雾像雨又像风

【獒龙】别光结界,也结个缘呗 (除魔驱鬼加谈情说爱,1.5W字,一发完)

为什么我转载到主页之后又显示博客不存在...
差点以为太太也走了😫
一起在坑底躺平呀

为爱发电八百度:

ooc,阴阳师au,血统继承人之争,争着争着整成一家。


设定獒龙都18,其他出现的人年龄也跟着减对应数字。


昕博不多,胖雨很少。


祝看文愉快~


1


暑假的午后,阳光耀眼,老肖自己找了个阴凉的地方躺在躺椅上摇扇子,院中的蝉一直鸣叫,吵得老肖脑壳痛。


“崽子,给爸爸静个音。”


嗡的一声轻响,一个小小的消音结界锁住了他的头。


肖战气结,自己破了结界,爆着血管吼,“老子是让你给这些蝉静音,你给老子设什么结界!”


屋子里的人声音低低的带着不耐烦,“自己消,那么多只,麻烦。”


老肖生闷气,“你看你没精神的样子,怎么去和老秦家争血统正位。”



“那就不争……嗡嗡嗡吵死了……”



二楼阁楼的小窗户被推开,露出个圆可爱的头,给蝉一只一只的设结界,“爸爸,哥不去,我去呗。”



肖战摘了个叶子变成蜻蜓,飞过去落在小儿子头上,“幺儿乖,你去不了,你没有印纹,再说你白白嫩嫩的才不去别人家脱衣服露膀子凭白给人看,你哥要是有你一半让老子省心,老子能多活50年!”



屋里的人窸窸窣窣的起床了,走出来坐在门槛儿上,一脸的困意,眯眼看着自己弟弟设结界玩儿,“老汉,要不照着我这印纹给博儿纹一个,让他去吧。”



博儿:“我觉得可以。”



肖战:“老子觉得不行!”



肖战又摘了片叶子变了只啄木鸟,飞过来对着大儿子的脑袋啄,没等啄到,就被大儿子一挥手,一片落下来变成两半片,“打从你懂事,老子就嘱咐你,你是要做血统继承人的!这么些年都没个斗志,我听说秦家那个,天天刻苦修炼,有朝一日对上他,继科你怎么取胜!”



继科低头捡起来两片叶子,撇着嘴不屑的笑,“对上了,就要他的命!”



二楼的小可爱从阁楼上几下子窜下来,坐到他旁边,“哥,现在是法治社会,杀人犯法的。”



张继科用两半叶子,给他变了两个棒棒糖,“你哥是遵纪守法好公民,要是干了什么出格的事儿,也是你家老汉逼我的。”



方博捏着棒棒糖看他老子,大眼睛里都是爸爸你真是太坏了,哥不喜欢你还逼他,我以后一定要反抗。



肖战这次干脆把拖鞋扔了过去,“你要是赢了,老子给你三年时间不管家里的任何一场法事!你爱去哪儿去哪儿!”



张继科一把抓住拖鞋,站起来用拖鞋指着肖战,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又拿另一只手扒拉方博,“宝儿你听到了哦。”



方博使劲点头,“嗯!”



张继科扔了拖鞋,转身进屋,“出发!老子去踢馆。”



方博把棒棒糖变回树叶,站起来拍拍屁股追着他,“哥你等等我,我也去!”



2



最后方博还是让肖战给硬留下了,肖战揉着他的脸说,“你去啥,你哥厉害着呢,暑假这么长,留在家替爸爸接活儿,出法事!”



张继科随便拿了点衣服带着钱,背着自己的大黑包,穿了一身黑,看着就像是去寻仇的上路了。



方博在小窗户那伸着头,虽然不情愿留在家里也有点舍不得自己老汉辛苦,苦着脸看着他哥自己走了。



张继科所在的肖门和秦门,同属于一个阴阳师的血脉同宗,每一代都有宗主,也就是血脉最纯净的继承人,这个继承人出生时身上带有一个三角形的印纹,里面有族徽。



偏偏到了张继科这一代,他出生的时候带着印纹,可是印纹不是三角形却是正方形的,而同年秦门有个带着印纹的男孩儿出生了,而他的印纹也不是三角形,而是圆形的。



为这宗族里的长老,各分支的掌门聚在一起开会开了三天三夜,谁也不能断定,到底哪个是最纯的继承人,最后想了个法子,如果在这一代里没有三角形印纹的孩子出生,那么在他们20岁之前,要进行一场比试,谁赢了,谁就是这一任的宗主。



俩人4岁的时候,第一个宗门中排行下一代的孩子出生了,这一代中没有三角印纹的孩子,这场比试就成了注定的事情。



张继科站在肖战给他的地址门前,左看右看都觉得这个院子比自己家的合眼,肖战的眼光他都不喜欢,这家的风格倒是很文雅。



他敲了敲门,戴好自己的黑墨镜 ,摆了个姿势等着开门,一个头发短短手臂很长的戴眼镜男孩子探头出来,“你找谁?”



张继科从口袋里掏了个肖门信物,“我是来比试的 。”男孩子接过信物翻来覆去看了看砰关上了门,跑走了。



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出来,上下打量他,“你就是老肖家里有印纹的小子。”



张继科知道他是长辈,摘了墨镜点头称是,喊了声秦师叔。



秦志戬侧身让他进了门,他才看见在院子里站着个穿着短袖、运动短裤的人,看样子正在和刚才开门的男孩对练,看见他进来,一头一脸的汗也不擦,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看,头上的水光让他在阳光下,整个人都明亮的不行。



张继科看着他咽了口口水,秦志戬冲着他说,“龙崽儿,有客人来了,去洗漱一下换了衣服,会厅见客。”



“是。”声音好奶哦……张继科想。



秦志戬伸手给张继科做指引,“走吧。”又对刚才开门的男孩儿说,“昕儿,上茶。”男孩儿又一溜烟跑走了。



张继科抬头看了看天,晴空一片,万里无云,他在心里念叨,“啧,此行凶险啊……”



3



张继科坐在厅堂里,居然连家具都是古香古色的,我家老肖恨不得摆几张板凳完事 ,张继科暗戳戳的抠木椅子上的花纹。



许昕端了茶上来,先给秦志戬一杯,又给张继科一杯,张继科问他,“哎小弟,这我喝不习惯,咱这有可乐么?”



许昕看了眼秦志戬,冲他笑,“有啊,等我给你换。”说完就甩着手跑走了,张继科纳闷儿,这人咋一直这么开心呢。



没等去拿可乐的许昕回来,马龙先进来了,喊了爸爸,站着不坐,秦志戬给他介绍,“这是肖师伯家的张师兄,是跟你一样有印纹的。”



马龙走到他面前跟他伸手,“师兄你好,我是马龙,对你我早有耳闻了。”



张继科放开木椅上的花纹在裤子上蹭了蹭手,站起来回握他,“我是张继科,想着你很久了。”



秦、马:……



“不,不是,是想见你很久了!”张继科抓着马龙的手傻笑,马龙本来还盐一脸,看他傻笑慢慢自己也憋不住了,仰起头吸吸吸的笑。



秦志戬看着俩人傻笑半天,轻轻咳嗽,张继科才放开马龙的手,马龙这一笑之后也不盐着了,嘴巴笑型还在,睁着圆圆的眼睛看他爹。



秦志戬拿起杯子喝一口站起来,“我也只是听说了你有印纹,却没看过,咱们去练武场祖师爷画像那,验明正身。”



三个人来到练武场,虽然构造不同,但是摆放的东西和肖门里的大致相同,秦志戬自己点了香,“你俩跪过来。”



马龙和张继科并排跪在画像前。



秦志戬默念,“祖师爷传下来的祖训,到这一代出了偏差,现在身带印纹的弟子二人,请祖师爷验过正身。”他回身对张继科说,“把印纹亮出来看看。”



张继科脱下自己的黑短袖,身上全是腱子肉、青筋、血管,身形精悍。左肩的锁骨下面,有一个红色的框里面是宗门的族徽。



秦志戬点头,对马龙说,“崽儿,你也把印纹亮出来吧。”



马龙把自己紫色的衣服脱下来,白白的身子,对着张继科的肩头有个蚊子包,被他抓红了一片,身形和张继科比起来不知道是肤色的问题,还是体质的问题,虽然也是没有赘肉,但看上去有些肉乎乎。



在他的右锁骨下面,有个红色的圆形里面是宗门的族徽,秦志戬示意他,“给继科看看。”



马龙把身子转向他,张继科目光闪烁不敢直视,他想,完了完了,哪是要他的命,这是要我的命。



4



秦志戬看着脱了上衣的两人,“现在印纹也确认过了,继科是为了比试而来,你选个日子吧。”



张继科想了想还没等说话,马龙先开口,“今天不能比。”



张继科看他,马龙就对他说,“我今天要去除魔,如果和你比试,怕灵力不够充足去邪。”



张继科就对秦志戬说,“那就五天之内不比试,他有法事要做,我不趁人之危。”秦志戬满意的点头,让马龙带他去客房休息。



马龙领着张继科进了客房,张继科问他住哪一间,马龙指了指对面,“我就住那,你路上辛苦了,先休息吧。”



张继科拉他的手腕,“我不累,我坐飞机过来的,你陪我说说话吧。”



马龙想了想往床上一坐,“唠呗。”



“你是几月的生日?”



“10月的,你呢?”



“我是2月的,你得叫我哥哥。”



“嘻嘻嘻,我不是叫你师哥了么,同龄的都是朋友才对。”



“不一样,叫哥哥亲。”



“咱俩可是宿命的对手。”



“那谁说宿命的对手就不能亲了?说不定咱俩本来是一个人,可惜生成了俩,所以才都有印纹。”



“你可真有意思,咋这么会唠嗑呢。”



……



“我不跟你说了,我要准备一下,入夜去除魔。”



“崽儿,我陪你去。”



马龙逗他,“想摸我的底?”



张继科农民笑,“想去看龙哥威风。”



马龙站起来,拽了拽运动短裤,“去呗,还怕你看咋地。”



5


入了夜,临近11点,马龙全副武装准备出门,张继科也不换衣服还是一身黑衣的跟着他,马龙在初中开始逐渐接管家里的法事,秦志戬放心他出门,今天特意送他,吩咐他关照继科,别让他在自己的地盘受伤。



马龙和张继科来到了这座城市一个停工的建筑群,房屋只是建了个地基,四周也有高楼大厦,偏偏这个建筑群看起来阴沉的不行。



马龙伸出左手两指竖,其余三指抱拳,右手虚空握着个东西,张继科用灵力看了,是把剑,马龙问继科,“你要跟进来么?”



张继科站在工地的最外围,“你放心去,我在这看着你。”



马龙点了点头,往工地最大的地基去了 。



没走几步就有风卷着沙子往他身上卷,马龙左手在前,脚下做马步,嘴里念了咒语,用右手的剑向地基中挥了符咒,风沙就在地基之中卷起一个小小的龙卷风,不能再向外吹。



马龙站在地基坑边,顺时针走,每走三步用剑插一下坑边,很快围了一个圆,回到起始点,又拿出一张符咒,口里念咒,方才剑查过的地方冒出紫光,逐渐形成一个完整的光圈,马龙向后飞身跳离地基坑,左手在前胸变化,中指与拇指成圈,其余三指竖立,“结!”



一个圆形的结界整个罩住了地基坑,里面的风沙低伏一下,开始肆虐的飞舞,试图冲破结界,马龙手掌向上翻,“固!”



结界的颜色变深,里面的飞沙改变策略,汇成无数个沙针,向结界发射,结界让它冲的不住震动,马龙脚下的地被他慢慢踩出一个坑,沙子突然汇在一起,组成了一个尖枪,枪头对准马龙,用力射了过来,马龙心说不好,飞身向后躲。



枪头果然冲破了马龙的结界,却没能伤到马龙,撞在一个蓝色的方形结界上,撞成了散沙。



马龙回头,果然张继科摆了结界的手势,散沙只是稍作平息,很快就在张继科的结界里飞舞。马龙生气,“谁叫你帮我的。”



张继科语塞,“我就是怕你受伤。”



马龙不理他,自己在张继科的结界里重新结界,圆形的结界像是口袋一样,从侧边整个包住了沙土,张继科看他结成,赶紧撤了自己的结界。



马龙捏着手势一步一步走近结界,结界越缩越小,却比之前的更厚,无论沙土怎么变化都难以冲破,最后被结界团成一团动弹不得。



马龙掏出符咒念咒,丢到结界圈上,沙土之中出现一个红点。马龙随即甩了个剑花,右手的剑横在眼前,从剑柄开始一边念咒一边挪剑,剑身留下金色的咒文,飞剑过去,刺穿了结界射中红点,结界碎掉,沙土散落一地,成了普通的沙土。



马龙拍了拍身上沾到的沙土,转身就走,也不理张继科,张继科抓了抓自己染了个V的头发。



咋办,整生气了。



6



马龙和张继科一前一后的回了秦门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张继科总觉得一路上马龙似有似无的在等他。



可是人一到秦门门口,马龙就飞快的走远不等他了,张继科心里打怵,马龙怎么这么难懂。



洗漱干净躺进被窝,张继科一时之间睡不着
觉,开了窗看星空,顺便想个法子怎么让马龙原谅。



突然马龙推开他的房门,叭嗒把灯打开,张继科一激灵坐起来看着他,发现他连眼睛都没睁,马龙在屋子里走了一圈,“起床练功了!”说完就敞着张继科的门回了自己房间。



张继科内心是崩溃的,他不知道这是马龙在耍性子整他,还是在梦游。



偷偷打开马龙的门,马龙在月光下仰躺在床上被子都没盖。



哦,在梦游啊……



张继科回去更睡不着了,一直迷迷糊糊到天亮,就听见了院子里跑步的声音,张继科拿起枕头盖住头,过了一会儿,许昕敲他的门,“师兄,起来练功么?”



张继科强压着起床气,叹口气认命爬了起来,练武场里马龙撒了把豆子在空中,飞快的一个一个设好结界,张继科赶紧鼓掌喊好。



马龙不理他自己把豆子扫起来了,跑到了角落里练功。



许昕叼着个棒棒冰,递给他一半,“师兄,你是不是惹我哥了?”



张继科接过来一半棒棒冰,“看出来了?”



许昕使劲吸了一下棒棒冰,“我哥生气的时候就会不理人。”



张继科叹了口气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许昕摇头,“我哥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他当小孩子怕他不专业乱帮忙,明明灵力那么强又是继承人之一,只因为长得白看着乖,就总有人觉得他好欺负。”



张继科冤枉脸,“我哪儿觉得他好欺负了,我觉得他超厉害,都激发了我练功的念头。”



许昕把棒棒冰吸干净,“那你去跟他说呗。”



张继科抓耳挠腮的去了角落里,马龙看见他也不理他,用结界装了个豆子在墙上弹。



张继科讨好他,“真厉害,这准确度,这弹性,崽儿你可真有天赋。”



马龙不理他,张继科锲而不舍,“我这人就灵力强一点,就会搞点大场面,操控的准确性比你可真是差远了。”



马龙收拾东西要走,“谁用你恭维。”



张继科追上他,“不是恭维你,是真心话,经过昨晚上,我超期待咱们俩公平比试,我张继科长这么没服过谁,你真的很强。”



“昨天是我太冲动了,不该轻易出手打乱你的节奏,这种感觉可能我最懂了,我也是初中就开始帮家里做事,当时一堆人说我是不正宗的继承人,挑衅我,我就一个一个都赢过他们,昨天我是不由自主,以后我再跟你出去,肯定管住自己,对不起你原谅我吧。”



马龙停住脚步,脸上有了笑意,“谁还带你出去做法事,想得美,好好准备四天以后的比试吧。”说完就走了。



张继科站在那揉心口,哎呀,这崽儿啊还是笑起来可爱。



7



暑假里马龙依旧勤奋修行,张继科陪他晨跑之后就跑到屋檐上面晒太阳睡懒觉,许昕上来偷懒,正好撞见他。



“昕仔,偷懒啊?”



“你不也是。”许昕笑嘻嘻坐下。



“我跟你可不一样,我要是偷懒对你们可是有利。”



许昕不以为然,把刚刚摘了带上来的狗尾巴草叼在嘴里,“你来也挺好,至少那晚因为你,我睡了个好觉。”



张继科用翘起来的二郎腿轻轻踢他,“咋说。”



许昕往后躺,躺在他身旁,“因为我哥怕黑啊,之前他出去除魔、超度,我都要跟着的,他这么勤奋之所以初三才开始出任务,就是因为那年我上初中,本事可以自保了,往常我哥都是先给我设个结界,自己再去办正事的,那天你自告奋勇要去,我不到十点就睡着了”



张继科看马龙用结界抓住一个又一个蜻蜓,“崽儿还怕黑啊……”



“你干嘛像我爹那样叫我哥?”



张继科呼噜他脑袋,“你懂啥,这样才亲近,看着岁数差不多,你怎么这么大只,一点儿没有我家宝儿可爱。”



许昕伸出两根食指戳自己腮帮子,“谁说昕昕不可爱的。”



张继科不理他直接跳了下去,许昕继续看天晃腿偷懒。



马龙修行完毕洗干净自己擦着汗回屋,床上有只白白的胖兔子,捏着耳朵提起来,兔子蹬蹬腿变成了一张纸,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,“今夜子时,西山见,继科儿。”



崽儿抠脸,哪个山是西山来着??



张继科在西山瑟瑟发抖等到快丑时,才看见马龙提了个用灵力幻化的灯笼小心翼翼的站在山脚下。



张继科兴高采烈的站出来,“崽儿,你怎么来的这么晚!”



马龙看见他才总算安心,偷偷吐了口气,“你看你挑的地方!西面这么多小山头,我哪儿知道你说的是哪个。”



张继科陪笑脸说自己错初来乍到没考察明白,马龙把灯笼改成火把插在地上,自己就要做准备,张继科问他干嘛。



马龙一边收紧腰带,一边说,“你叫我来不就是想提前比试一下么?”



张继科赶紧否认,“不是,不是,崽儿你看我。”说完就给自己的周身总灵力画了一圈荧光色,在黑夜里诡异的很。



张继科呲牙笑,白白的牙齿瞬间打破了诡异感,增加了几分诙谐的味道,崽儿噗嗤就笑了出来。



“你这是干嘛啊。”



“许昕说你怕黑,我就想让你看看我可以这样,以后我可以保持这个状态去陪你驱魔。”



“那干嘛约到山里。”



“在你怕的环境里才知道效果啊……”



“哈哈哈你可太有意思了,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不得吓坏了。”



张继科委屈巴巴的撤掉自己的灵力,他本来就黑,火把都照不亮他的脸,黑乎乎的一个人形,马龙觉得即使他这样黑漆漆的站在这,自己也不怎么怕了。



“别看你长得黑,人还是挺好的。”



张继科又呲牙笑,“重点是帅,和你配。”



8


又过了两天到了约定的比试日期,张继科心里已经有了不愿比试的想法,可是这个档口反口,难保马龙不会多想,即便不愿也做了比试的准备。



张继科和马龙身上穿了印有本门标志的衣服,在练武场准备比试,许昕跑进来说来了一帮人要谢谢马龙。



马龙好奇,收了阵势去会客厅见客。



是之前去除魔的工地开发商来送谢礼,这人是秦志戬的老朋友,不好推辞,送的礼物也不是金银钱财,给秦志戬送了酒,给马龙送了几盒巧克力。



人来了说要叙旧,自备了酒水中午要畅饮,秦志戬只好和张继科说改日再比,让他和马龙玩儿去了。



张继科心里高兴,和马龙靠着护栏坐在院子里,抱着巧克力,“崽儿,喊许昕过来吃巧克力呀。”



马龙动手拆盒子,“刚刚昕儿的同学找他有事情,他这会儿没在家,咱俩先吃,给他留一盒。”说完就拆开了盒子,拿出巧克力递给继科,自己也塞了一块进嘴。



“嗯~咋还有酒……”马龙皱着眉头,张继科也吃了下去,咂咂嘴是有股酒味,张继科不喜欢喝酒,就不吃了,看着马龙吃的开心,俩人谁都没管扔在了一旁的盒子上,写着茅台酒心。



“嘻……”马龙红着脸仰头笑半天了,张继科没想到他吃个巧克力都能醉了,有点手足无措,半拉半抱的弄他起来,要扶他回房睡觉。



马龙把嘴巴凑到他耳边,低声说,“嘘...继科儿~不回家~我们去买彩票吧。”



一声继科儿,再加上呼出的酒气的呼吸擦着张继科的耳朵、下颚线、脸,进到鼻子里,张继科半边身子都酥了,一转头和马龙来了个鼻子蹭鼻子,崽儿的鼻梁好挺啊……



张继科背起马龙就跑,马龙在他背上喊驾。



俩人跑到隔壁物美,花200块钱买了彩票,坐在马路边上刮,马龙刮了一沓也没中奖,托着腮帮子不开心看着张继科刮。



“中了!”



“多少?”



“十块!”



“昂~继科儿比我运气好~”



马龙蹲坐在马路边上,双手托着脸,脸蛋子红红的,乌溜溜的眼珠子也不圆了,说话句句都撒娇,整张脸都是笑眯眯。



张继科把中奖的彩票塞进他的口袋,蹲在他前面,“我是运气好,不然怎么跑来见你,崽儿来,我背你回家。”



马龙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背,宽肩细腰,还是有少年的单薄,他从不喜欢麻烦别人,可是想起前面这个是是继科儿,马龙扑到他背上,搂住了脖子,脑袋搭在肩膀上,“回家昂...”



张继科站起来往上颠了颠他把人背稳,“对,回家。”



9


张继科感觉自己喜欢上马龙了,眼睛不自觉盯崽儿,马龙训练的样子真帅,崽儿喝水好像嘬奶瓶真可爱……



马龙昨天虽然吃糖吃醉了,但是和继科儿干了什么他心里有数,现在看见继科儿一直笑嘻嘻的盯着自己看,浑身都不自在。



张继科的手机响了,他收回盯崽儿的目光,嗯?老爸?



“你个瓜娃子!出去比试走了小半个月!死在外头了!”



“老肖你吃了炮仗了?”



“少说废话!你找到地方没有?比了没有?赢了没有?”



“找着了,还没比,输了。”



“什么???咋个没比就输了??”



“不是说爱情里先喜欢的人就输了嘛。”



张继科挂了电话继续盯崽儿,肖战挂了电话一直摸自己的光头,崽子说的话,是啥意思?



坏了!肖战一拍脑门,怕不是中了迷魂记!



“宝儿!幺儿!”



方博从外面小跑进来,手里还拿着半片瓜,脸上黏着一粒西瓜籽。



肖战撩起衣服给小儿子擦脸,揉着他脑袋,“可不得了宝儿,你哥让狐狸精抓走了。”



方博本来还使劲躲肖战,一听他哥被抓走了,都忘了使劲儿,“那我们快去救他啊!”



肖战放开小儿子,想了想一拍桌子,“收拾东西!上门要人!”



这边马龙被张继科盯了一天,彻底被盯恼了,甩了个小飞镖咻他!张继科笑呵呵的接,马龙正要发火,许昕急匆匆的跑进来,“哥!我有事儿要你帮忙!”



许昕、张继科坐在马龙的房间里,许昕有点急的说,“我有个同学被附身了,我今天在他们家给他净化了好久,我走的时候他还是昏迷的状态。”



马龙皱眉,“看出是什么附身了么?”



许昕摇头,“很杂很乱,我看不出来。”



马龙敲他,“让你平时偷懒不勤奋。”



许昕顺势抱住他的胳膊,“哥~明天你去给他看看吧。”



张继科抓着他的衣领子把人拉开,“有话说话,这么大了长得又不可爱,撒什么娇!”



马龙/许昕:……



第二天早上三个人做完例行训练,把事情禀告了秦志戬,秦志戬皱了皱眉头,“本来有意今天让你和崽儿比试的。”



“还是救人重要。”



三个人吃了早饭,收拾了东西,出了门,刚走到门口,迎面有人喊,“继科!”“哥!”



方博一溜小跑扑过来,张继科抱着他给了个举高高,“宝儿,你们怎么来了。”



方博快十四了还让他哥大庭广众的举高高有点不好意思,小圆脸红红的,“爸爸说你被狐狸精抓走了。”



10


许昕拿可爱多给这个新来的妹妹头弟弟吃,方博也不扭捏接了就吃,“谢谢许师兄。”



许昕给他开饮料,“别叫师兄了,宝儿,叫我昕哥哥。”



方博嘴里咬着冰淇淋不说话。



许昕给他拆小蛋糕,“宝儿,你刚才说什么狐狸精啊?你和肖师伯过来抓妖么?”



方博咽下去一大口,“我不知道,爸爸说哥哥中了狐狸精的迷魂计,我们赶过来救他,可是昕哥哥,你们门派里,怎么会混进来狐狸精呢?”



许昕给他擦下巴上的冰淇淋,“乖,他们大人的事儿我也不清楚,你快吃,一会儿化了。”



秦志戬和肖战坐着,张继科和马龙站着,气氛有点诡异,秦志戬问肖战,“肖师兄怎么风风火火的赶过来了,是继科在我这儿你不放心?”



肖战笑,“在师弟这里,我放一百二十个心,只是他出来快半个月了,我问他近况,却说有了心上人,我这儿子年纪还小,师门中的大事未定,来年又要考大学,我怕他分心,才赶过来一看究竟。”



秦志戬觉得有意思,“哦?继科你有心上人了?我门中可没有女弟子,你在哪儿认识的?”



张继科看了眼马龙,马龙盐一脸不看他,狠了狠心,“我是有心上人了!”



马龙在心里生闷气,哼一天天除了围着我转也没见到你去看别人,转眼就好意思说自己有了心上人!



秦志戬和肖战一个好奇一个生气,“是谁?”



张继科伸手抓马龙,“就是龙崽儿!”



肖战和秦志戬一个好奇一个生气,“胡闹!”



马龙憋红了脸再也盐不下去,想要挣开他,“继科儿你别瞎说。”



张继科有点委屈,“崽儿你不喜欢我么?”



马龙挣开他,“在长辈面前乱说什么。”转身出去了。



肖战站起来,“师弟,这事儿我会好好管教继科儿不让他瞎闹。”



秦志戬心里窝火,不出声点头。



肖战拉着儿子去了院中,“你刚才在胡说八道什么?”



张继科梗着脖子,“我没胡说,我就是喜欢龙崽儿。”



肖战抓他的招风耳,“你才来了几天你就喜欢,他就是你的竞争对手你知不知道。”



张继科躲肖战的手,“我知道,知道我也喜欢,只有马龙才和我般配!”



肖战还想揍他,马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,“继科儿,昕儿的同学家里打电话,说人不见了,你要和我一起去么?”



张继科跑向他,抓起他的手跑走,马龙被他拉着回身向肖战点头。



肖战伸手摸自己的光头,蹊跷啊。



11


马龙和张继科跟着许昕去了同学家里,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他留下的黑色气息,同学的母亲还在啜泣,许昕上去安慰她。



张继科在屋子里走了一圈,“这不像是简单的附身,人不在还能留下这么暗的气场,恐怕是有很多的灵体和怨气。”



马龙也表示同意,问同学母亲,发生了什么。



她哭哭啼啼说不完整话,许昕替她说,“这个同学将近一个月以前被学校里的高年级恶作剧,锁在了废弃的旧教学楼,一整晚没出来,被救出来之后就休学调养,有别的同学来看他觉得看起来不对,跟伯母说了我们家的情况,她才给我打电话让我来看,昨天我就觉得他是被附身,可是查不出有多少,有什么,刚才伯母给我打电话,说他不见了。”



张继科皱眉,马龙想了想,“我猜他可能是回学校了。”



张继科和马龙赶到学校的时候,感觉学校上空乌云密布,两人对视一眼,一起进了学校。



找到许昕所说的旧教学楼,楼口大开,正在往外散发着黑雾。



马龙对张继科说,“你灵力比我强,设个大的结界把楼包起来吧。”



张继科双手起势,手指翻飞,嘴里念咒,左右手的中指食指并拢横向贴合,再翻转竖立手掌相抱,“结!”



一个蓝色的方形大结界,整个罩住了旧教学楼,马龙撇嘴,“你果然比我厉害,设这么大的结界都不用布阵。”



张继科陪笑,“我就只是灵力强,抓他除魔的事儿还得你来。”



俩人进了结界,给自己周身围了灵气,顺着黑雾往里走,在一间教室里发现了躺在那的男生。



马龙取了个符念咒,飞符到他身上,符咒被他身体里冲出来的黑雾吹开,男生笔直的站了起来,胳膊像是提线木偶一样的伸着。



马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包,从里面抽出金色的细线,缠在手指上,嘴里念咒,金线逐渐发亮,马龙挥手将金线缠住男生的胳膊,将他固定住,一手操控金线,一手起势,做了个结界,结界圈住男生的男生痛苦嘶吼,
慢慢从脖子上、肩膀上、肚子上冒出狰狞的脸。



张继科看着那个男生对马龙说,“他还活着么?”



马龙点头。



“啧,他还活着不好除魔。”



马龙皱起眉头,“我用结界一个一个吸出他体内的怨气,可是他身体里还有一个附身的灵魂,我的灵力最多把灵魂从他体力挤出,却不能完成超度。”



张继科轻轻抚了他的眉头,“你只管除魔,驱灵超度的活儿给我。”



马龙不再分心,他用半圆的结界一个一个扣住狰狞的脸,再把每一股怨气吸出包到结界里,所有怨气吸出之后,又用一个大的结界包住所有圆球,甩了一圈的符咒,符咒自燃结界破碎怨气消失。



男生瘫软着身体被马龙吊着,张继科甩出一个符咒把附在他身上的灵魂打了出来,又用结界将其困住,右手幻出一把大刀,刀柄还有个虎头,张继科把刀挪到嘴边,从刀柄开始念咒,刀身出现金色咒文,他虚空把刀停着,对着魂魄说,“我现在为你超度,很快你就可以投胎了。”



刀尖冲着魂体的中心穿过,结界破开,魂体四散,变成一只只蝴蝶飞走了。



马龙看着蝴蝶轻轻说,“真好看。”



张继科伸手牵他的手指,“你呢,你做超度的时候,会化作什么?”



马龙笑嘻嘻,一滴汗从额头滑落,“是玫瑰花瓣。”



张继科伸手给他擦汗,“挺好,蝶恋花,就说我俩般配了。”



12



马龙出了学校快步往家走,张继科在后面紧紧的跟着,“崽儿,你别生气啊,我是喜欢你又不是强迫你。”



马龙越走越快,张继科慢慢停下来,马龙走了几步也停在了前面。



“崽儿,你喜欢我么?”



马龙不回头也不说话。



“那你讨厌我么?”



马龙回头喊,“讨厌你就不会和你一起出来了!”



“那你也试一试,喜欢我好不好!”



第二天早上马龙没有出来晨练,许昕拉着方博在院子里玩,张继科躺在屋顶上唉声叹气。



方博还是心疼他哥,跑到屋顶坐在他哥旁边,玩儿他哥胳膊上的纹身,“哥~你和嫂子闹别扭了么?爸爸不让你们在一起?”



“嫂子还不是你嫂子,你哥是一个废哥了。”



方博着急,抱住他哥,“哥你没有灵力了么?你被吸干净了?”



张继科把他搂住揉后脑勺,“你哥告白失败,颓废了。”



方博让他搓的摇头晃脑,“那就不跟她处了,哥你这么好,有的是人喜欢你,总有别的学校的姐姐给我塞好吃的打听你,我才不怕没嫂子。”



许昕也跑上来把方博往自己怀里抢,“笨宝儿,处对象得和互相喜欢的处,不能谁喜欢你你就和谁处,乱没有原则。”



张继科眯着眼看他搂着方博给他顺头发。



许昕不在乎他看继续给方博顺头发,“你喜欢就使劲儿追呗,我哥心软,而且我看他也不是对你没意思,要不然昨天你说了那种话,他早就不理你了,怎么可能还和你一起去出法事。”



马龙推开窗子冲着房顶喊,“许昕你给我滚下去!”



许昕做了个鬼脸拉起方博就跑,方博回头给他哥打气,“哥加油啊!”



张继科美滋滋的从房檐探出头,对着马龙的窗口,“崽儿,咱们赶紧比一次吧,都定下来了,我就能踏实的追你了。”



马龙哐把窗子关上,“比比比比比!”



张继科在屋顶上躺平,看天,“美,真美啊~”



13



肖战和秦志戬在祖师爷画像前面焚香起誓,无论最后是谁获胜,另一方绝无怨言,继续护卫本宗。



张继科和马龙面对面站着,张继科脸上带笑,“崽儿,今天过后,我可要使劲儿追人了。”



马龙嘴巴都是笑型,“怕你输了先哭,再也不敢见我。”



张继科赖皮,“哪儿能啊,我就是哭也是跑屋里哭几分钟,哭完还得跑出来继续粘着你。”



方博在旁边紧张兮兮的看,小拳头攥得紧,许昕给他嘴里塞了个棒棒糖,打开他的拳头握着,“宝儿,别紧张了,这场比完,你哥和我哥之间,就只有你喜欢我,我喜欢你这样简单的关系了。”



方博看他,“喜欢怎么是简单的关系。”



许昕轻轻的摸了摸他脸,“宝儿怎么这么聪明,喜欢确实不是简单的事情。”



张继科先发起攻击,马龙躲过一拧身就扔了一个灵力的小飞剑过去,张继科侧身躲过,扭头又甩了一张符。



俩人在院子里你飞我跃,式神、结界、符咒、灵线满院子,又幻出刀剑比起功夫。



招式飞快卷起院中无数飞叶、花瓣。



俩人突然停住,花瓣和飞叶逐渐落下,众人才看到张继科用他方形的结界困住了马龙的上半身,而马龙用圆形的结界围住了张继科的头。



秦志戬和肖战面面相觑,如果是在战斗中,这种情况张继科可以把马龙拦腰折断,而马龙也可以直取张继科的头,是平局。



等了14年的比试一朝平手,秦志戬和肖战俩人都轻轻吐了一口气,同门相争,他们也本就不想的。



秦志戬和肖战挥手示意平局,张继科和马龙同时收手,张继科窜过去跟马龙抱了一下,击掌,“真棒。”



14



秦志戬和肖战广发消息,说继承人之争,已经一战,是平手,请各门派的掌门师兄弟过来一聚,商议对策。



一时之间门庭若市。



张继科不管那些天天宅在马龙的卧室,陪他看漫威电影,“崽儿,这个是雷神不?”



“这个是神奇博士。”



“钢铁侠、蜘蛛侠、神奇女侠谁厉害啊?”



“钢铁侠。”



“他咋好意思打神奇女侠?”



“我喜欢钢铁侠不行?”



“不行,你得喜欢我。”



方博蹲在院子里捂肚子,许昕围着他团团转,“宝儿,还疼啊?这么疼啊?咱们去打针吧,都怪我,不该看你吃东西可爱,就一直喂你,四个冰淇淋是太多了,走吧走吧咱们去打针。”



方博蹲着不动疯狂摇头,“我不去我不去,我捂一捂就好了。”



许昕把他拽起来抱住,用手给他暖肚子。



各位掌门和长老坐在会客厅,肖战先表态,“马龙和继科都是同宗弟子,心法、招式相同,如果还要继续比下去,不管要比多久,势必会伤了和气,我不同意再斗。”



秦志戬也说,“继科来我门中一个月,为人坦荡,心胸开阔,如果为了一个位子,反复争斗,太局限他们的境界了。”


有长老为难,“可是这一代无论如何得出一个宗主,等到下一任宗主出现啊。”



辈分最高的吴敬平扶了扶眼镜说,“我有个主意,双子星本宗不是没有出现过,之前的双子星也是不相伯仲,俩人一起守护了本宗二十余年,如今继科和马龙也不妨共同为主。”



“至于,下一任宗主,我门里下一代中有个孩子,叫樊振东,是带着三角形印纹出生的,如今已经9岁了,就让马龙和继科双挑大梁,直到那孩子能独当一面,岂不是两全其美。”



樊振东在秦门院子里跑来跑去找爷爷,一拐角撞到了一个人身上摔了个屁墩,那人赶紧扶他。



樊振东拍拍屁股站起来,“谢谢姐姐。”



刚说完就被掐住脸,“小胖子,叫我什么?”



面前的人虽然眉目如画,英气逼人,可是明显是个男孩子,樊振东不好意思,“哥哥。”



男孩儿被他奶兮兮的喊哥哥喊的舒服,顺便撸了把他的脸,“跑这么快,干嘛去呀?”



樊振东不好意思,“我饿了,想找爷爷。”



男孩儿拉住他的手,“不用找爷爷,哥哥带你去,你是哪家的,我是马门的周雨师兄,你叫我雨哥吧。”



樊振东乖乖被他牵走,满脑子都是雨哥真好看、雨哥人真好、雨哥腿真长……



事情尘埃落定,暑假也过去,肖战要带着张继科和方博回家了。



秦门门口,张继科拉着马龙的手,“崽儿,我天天给你发短信,你别忘了回我,咱俩说好考一个大学,寒假我还会来的,不许喜欢别人,有人问就说自己有男朋友!”



许昕拎着个袋子,一个劲儿往方博的包里塞零食,“宝儿别忘了昕哥哥,在学校里有别的人对你好你也别跟人家跑,他们都是看你可爱想拐你的坏人,好好学习,我高中考到你们那儿去念,寒假你别过来了太冷,我去你那儿,想我就给我打电话哦。”



肖战和秦志戬看着他们五味杂陈,各自拉了各自的崽儿,拱手道别。



走出去一段距离,张继科回头,看见马龙红着鼻子还站在门口,他随手折了个树叶,变成有翅膀的小心心飞速的飞到马龙肩膀上。



“崽儿,要想我啊!我喜欢你啊!”



马龙把小心心抓在手心里。



“我会想你的,我也喜欢你!”



马龙被秦志戬一把拽进了家门,肖战撸大儿子头,“鬼小子,真有本事!”

评论

热度(628)